版主评語: 色城版主        
                        读文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
读文后∩以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支持作者的同时也可以得到奖励;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2015年2月27日发表于SexInSex
本站首发 
字数:11601

  我和彤彤经营的女士衣物小店已经满1 年了。早上9 点打开店门,我忙碌着将一些新款衣物摆放到墙壁货架上。

  仅仅15平明的小店每年就要缴纳50万元的房租,紧挨着本市最繁华的购物街。
1 米半长的柜台后,彤彤和江老汉紧挨着坐在一起。我已经见怪不怪了。
  彤彤摆弄着笔记本电脑,在网上销售着本店的女性衣物,江老汉坐在里面,靠着墙壁,彤彤坐在靠外面。

  老头的手已经布满了皱纹,今年60岁高寿的他,精神焕发,不像个老人。可以说,他包养了彤彤,自从去年我们开店,他来过几次,就看上了彤彤,后来就包养了她。

  彤彤是我的闺蜜,好姐妹,从小玩大的最好的闺蜜,这件事他没有对我隐瞒,老汉开出了一月5 万元的价格,这颇让彤彤动心。

  彤彤很漂亮,但是已经结婚,有了个1 岁的女儿,她说她已经是少妇了,居然还有人愿意包养她,让她觉得机会难得,纠结了半个月的时间后,就同意了。
  我收拾着店内,老汉的手就停靠在彤彤的大腿上,我斜着眼睛看着他们,他们则当我不存在一样,皮包骨的手在彤彤的黑丝上轻轻的抚摸着,偶尔还会把彤彤的窄裙推上去一些,露出大腿根。

  店内虽然开放着冷气,但正处炎热的夏季,彤彤身穿着丝质连裤袜,薄薄的黑丝透出下面的肉丝,远看,彤彤的双腿呈现着咖啡色。

  老汉的手掌在时不时的往彤彤紧闭的双腿中间插进去,弄的彤彤只好微微张开了双腿,看着老汉的手顺着彤彤大腿内侧伸进了裙摆里。

  彤彤依旧认真的工作着,手在键盘上噼里啪啦的敲打着键盘。老汉觉的一只手这样抚摸不太过瘾,就左手环抱住彤彤的腰肢,将彤彤拽到了怀里,彤彤也顺势靠在老汉的身上,老汉的右手很舒服的又滑进她的裙子里。

  环抱着腰肢的左手,也同样不老实的动着,不一会就弄到了彤彤的胸部上,隔着彤彤的衬衫揉捏着她的左乳,搓弄着衬衫的布料发出纱纱的声响。
  我和彤彤对视了几次,她也无可奈何的看了看我,老汉也知道我俩是亲密的姐妹,包养的彤彤的事对我来说不是秘密,就毫不避讳的在我面前做这种事情。
  期间,还是有几个老顾客进店光顾,我热情的招待,老汉也松开了抱着彤彤的手臂,站在柜台外,丝毫看不出破绽,其实,凭借柜台的遮挡,老汉并没有把手从彤彤的裙子里拿出来过。

  彤彤依旧和顾客热情的聊着,一个上午,大概来了几名顾客而已。

  我们的店铺还是个新店,开业至今仅仅一年的时间,虽然积累了一些老顾客,但面对高额的租金,压力还是挺大的。

  中午,三个人一起吃了午饭,当然是老汉请客,他是一家建筑公司高薪聘请的顾问,有着高额的收入,而且股票做的风生水起,在他嘴里,钱赚的是那么的容易。

  在附近的饭店里简单的吃过了午饭后,我们回到店铺继续下午的营业,老汉一直跟彤彤窃窃私语着,两人交谈了一阵子后,彤彤起身从柜台后走出来,到我的身边跟我小声说,老汉想下午带她出去。

  这店铺是我和彤彤一起凑钱开的,什么事情都是两人一起努力的,彤彤觉得很抱歉,她要和老汉出去,将店铺丢给我一个人,这话她有点难以启齿,况且也不是第一次趁着工作时间两人出去。

  我也没办法拒绝,虽然心里有点不太高兴,但嘴上还是痛快的答应了,说放心的去,店铺交给我一个人就行了。彤彤听到我这么说,表情看的出挺歉意的,拽着我的手说了声谢谢。

  ……

  被人包养就是这样吧,容不得你说no,毕竟有着金钱的关系,老汉牵着彤彤的手走出了店铺,叫了出租车离开了。我一个人坐在柜台后面,撑着店铺,好在下午并不忙,没几个人光顾。

  下午将近6 点钟的时候,彤彤回来了。她把皮包朝座位上一丢,摘下了墨镜放在柜台上,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怎么了?战况如何?我坏笑着问彤彤。

  累死了,现在这里好疼。彤彤劈开了双腿,双手揉了揉自己两条大腿内侧的肌肉。

  哟?不会吧,这把年纪了,还能这样?我有些惊讶,彤彤床上经验应该是很丰富的,我们一起上大学时,她男友就不曾间断过。

 ∠定是吃药了,一下午连续做两次。彤彤撅着嘴巴说,然后回过头看了看身后墙壁上的挂钟。

  嗯,差不多,做了三个小时。彤彤还是揉着自己的大腿根。

  我的天那,给我多少钱我都不干。我坐在彤彤身边,帮她一起揉肩膀。
  ……

  彤彤老公的车子停到了店门口,我们坐在柜台后,面对着店铺的玻璃门,看到了她老公在外面下车,朝店里走来,我也不再给她揉肩膀,她也立刻停止揉腿,正襟危坐,恢复平日淑女形象。

  热情的打了招呼后,简单的聊了几句,她老公便把彤彤接走了。她老公先行出去,在车里等,彤彤收拾着自己的皮包,跟我说好危险,如果再晚回来一会,被他看到我不再店里,又该问了。我说没事的,有我再,我会替你挡着,彤彤笑着夸我是好姐妹后,就离开了。收拾店铺闭店的工作又交给了我。

  ……

  今天是周六,老汉带着我俩来泡温泉,我虽然不想当个电灯泡,但无奈被两人热情的邀请了,老汉执意要带上我,彤彤也说要我陪着一起去。

  下午四点钟,我们到了距离市区将近100 公里远的郊区。这里人少,僻静,有着天然形成的温泉。

  老汉驾驶着自己的SUV 车,停在了停车场,难以置信的是,虽然一路上车很少,但是这个温泉人可不少,我们找了很久才找到一个停车位。我和彤彤都是第一次来这里,大厅就像是个酒店,富丽堂皇,从热情的服务员手中接过号牌,我和彤彤去了更衣室。

  女性更衣室在二楼,我跟在彤彤身后一起上楼。

  彤彤个子并不高,只有159cm ,身材还是很匀称的,有着一双纤细的腿,尤
其是那双37号的可爱小脚,和纤细的脚踝,穿着黑丝和高跟鞋,即俏皮可爱又不乏性感撩人。

  不知是她生了小孩的原因,还是她性生活丰富的原因,走在我面前,看着她上楼时,那左右扭摆着的肥臀十分的丰满挺翘,下身穿着一条纯白色的铅笔裤,屁股被包裹的鼓鼓的,我记得在杂志上看到过这样的科学文章,说女性在性生活丰富的情况下,臀部会变丰满。

  ……

  二楼长长的走廊,左右并排着一道又一道门,我们按照号牌找到了自己的更衣间,每间更衣室只允许10人进入。而且更衣室内有服务员守候着。

  在我看来这是灭绝人性的服务啊,我把号牌递给了服务员,漂亮的女服务员看起来也就是个20岁的姑娘,她穿着细高跟鞋,身上穿着连体的蓝色泳衣,胸口上绣着温泉的商标,我稍微和她比对了一下,我168cm 的身高,而她应该比我高
个几公分。

  我只需要站着不同,然后张开双手,小姑娘就开始替我脱掉我身上的衣服,这种感觉有些别扭,直到她脱我的胸罩和内裤的时候,然后会把我的衣物都叠整齐放在柜子里。

  我和彤彤赤裸着身体拿着泳衣,准备离开更衣室,这时候有个中年妇女刚好进来,一看就是常客,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抬起一条腿,小姑娘赶紧跪下来,给她脱鞋子。

  我和彤彤冲了个温水澡,洗澡间内同样穿着蓝色泳衣的姑娘走到我的面前小声问我小姐需要修理比基尼线吗?彤彤也凑了过来,在小姑娘的讲解下,我俩发现自己阴部的毛发还真的是挺乱的。就决定尝试一下。

  我们跟在姑娘的身后,走到了服务间,屋子并不大,两个沙发伸展开,我和彤彤一人一个都躺了上去,另一名服务员进来一起给彤彤修。

  我劈开着双腿,不敢直视,漂亮的小姑娘就跪在我的两腿间,在我的小腹上涂抹着泡沫,然后用剃须刀片很小心的挂掉我多余的毛发,几分钟后,用温水冲净下体,私处的阴毛就呈现出一个小小的整齐的倒三角形。彤彤的小三角形更是小的可爱,几乎是细细的一条,我们都惊呼这里的高档服务水准。

  走出室内,第一次见到户外的男服务生,树立在门口两侧,发放我和彤彤每人一条大浴巾,披在了肩头。

  映入眼帘的是游泳池一样的温泉池,这里面站满了人,有不少带着孩子来玩的,水中有很多玩具被丢来丢去。我和彤彤在池边站着,看着人们入浴,有的走出。

  这么久才换好衣服呀!突然发现老汉走到了池边,他已经在这里泡呢,看到我们过来,就走出浴池。

  我们跟在他身后,这里人多,生怕看见熟人,彤彤不同意他太贴近我们,老汉说要带我们去一些隐蔽的具有特色的小池子泡一泡。

  越往里面走,开始出现假山,我们低头俯身,钻进山洞,里面豁然开朗,两个不大的池子分左右,冒着热气,每个池子容纳10人左右。

  老汉将身上的浴巾扯下,挂在池边的衣架上,瘦弱的身板,看得出松弛的皮肤包裹着肌肉。他朝我们俩招手,然后自己先用脚试了试水温,然后下去。
  池子里有几个中年男女靠坐在对面,他们都盯着我们看,看我,看彤彤,看我们身上的泳衣,看我们身体的某些部位,在这里,你只能接受,因为都是正常的。

  老汉在池子里,将手臂搭在了彤彤的肩膀上,彤彤四下看看,没有发现熟悉的人,也就不推脱了,这下搞的对面几个人都看傻了眼,然后开始窃窃私语。我在旁边看的是又可气又好笑。

  ……

  我们一个接着一个池子的体验,每个池子都有提示板,上面写着池水的配料和特殊功效。

  我们转来转去,到了一片绿色的小林子,树林见有鹅卵石铺砌而成的卸,我们顺着卸朝着林子深处走,每走几米,就会看到一个蕴藏在林中的坛池。就像一个大酒坛的造型,男女情侣刚好坐在这个酒坛中享受林中的宁静。

  我们走到了林子的深处,终于发现一个空着的池子。老汉不犹豫的拽着彤彤迈步坐了进去。这酒坛最多可坐4 人,牌子上写着红酒相关的配料,并加入了滋阴补肾的功效。

  我推脱着不进去,想找个空坛自己泡一会,不去打扰他们,可是老汉很热情要我加入,这小坛子让人感觉是个私人空间似的,结果我还是被彤彤拽着一起进入了。

  圆形的池子,我蜷缩起双腿,用手臂环抱着,老汉霸道的半躺下身子,将双腿伸直,横穿圆形池子。四周都是绿油油的树木,只有卸将树林打开了一个缺口,这样一个密闭的空间,老汉淫欲发作,把彤彤搂抱到自己的身上了。

  彤彤被他搂住拽到身上,也半躺在他的身上,老汉的手环抱住彤彤的腰部,我则拥挤的蜷缩在他俩身边,看着那双褶皱的手在彤彤的小腹上来回的摸索。
  都说女人30,如狼似虎,彤彤你早早的就成了猛虎了。老汉坏笑着说,彤彤也被他说的笑着,两人的头挨在一起。

  彤彤和我同岁,今年刚满27岁,而我还是个单身,只是喜欢一个人自由自在,并不像交往男友,等小店经营的不错,有了一些积蓄后,在找男人嫁,凭借我不错的姿色,嫁人可不是难事。

  彤彤的笑脸泛起了红晕,我也感到脸颊有些热乎乎的,我以为是水温太热的缘故,可是老汉说他经常来这里,这池子有滋阴补肾的功效,同样也会有一定程度的催情功效。

  我不敢相信他说的是不是真的,但能肯定的是,我的身体有些燥热不安。
  他的双手在彤彤的小腹上分开,左手朝上,右手朝下,朝上抚摸到彤彤隆起的乳房上,朝下的手,滑进了彤彤的双腿之间。

  彤彤的乳房圆鼓鼓的,在他大手的揉捏下,像个装满水的气球,捏的各种变形,他俩迎面对着树林的空隙,透过空隙看着主路上时不时的走过路人。

  老汉明目张胆的用手指顶住彤彤的私处,隔着泳衣,用手指往下按压彤彤的私处,那里的肉都被他按的凹了进去。

  我尽量抬着头不看,但不敢怎样,这么近的距离,仅凭余光也能看的清清楚楚的。

  彤彤张开双手,抓着池子圆形的边缘,轻咬着自己的嘴唇,嘴角露出了邪恶的坏笑,她扭动着腰肢,操控着自己丰满的臀部,在老汉的游泳裤上画着圆圈的扭动。压的老汉发出舒服的叫声。

  人们就不怕这外面路过的人看见吗?我受不了他们制造的画面。

  你看外面的男男女女,都想在这里泡一泡大家的想法一样,在这里只要不太过分,是没问题的。老汉用资深的口吻给我讲。

  雯雯,你还别说,看着外面过来过去的人们,还挺刺激的呢。彤彤展开着身体,毫不羞涩的躺在老汉身上,扭动着身躯。

  翻过来吧宝贝!老汉双手一推,将彤彤的身体借助水的浮力,轻松的翻了过来,彤彤整个人趴在了老汉的身上。

  哎呀,你坏死了,这样就不好了。彤彤像是在蛙泳,双腿劈开着,被老汉的双腿挡在两腿之间。两个人的四条腿乱动着,本来我蜷缩着腿尽量给他们留出一些空间,可是现在,三个人的腿交叠在了一起了。

  老汉的腿乱动着,和我的双腿交叉在一起,他有意的用腿去磨蹭我的腿,占去我的一些便宜。而彤彤背对着我趴在他身上,完全看不到老汉用腿在蹭我。
  老汉将她抱住,死死的搂着她的腰,推动着彤彤的身体,在自己的小腹处上下游动。彤彤双手推着池边,臀部也配合的上下动着,我看在他俩的游泳裤磨蹭在一起,平静的水面开始涌起层层的浪花。

  老汉稍微坐起了身子,搂抱着彤彤,两人面对面坐着抱在一起。两人面对面离的很近,互视了几秒后,老汉伸出了舌头,彤彤微闭着眼睛,目光顶着他吐出来的舌头看着,也张开了小嘴,试探性的凑近,用唇碰到了他的舌头,试探几次后,老汉的舌头开始按在彤彤的嘴巴上,一阵乱舔,然后两人都伸出了舌头,互相用嘴巴吸食对方的舌头。

 〈的我是又心动又有点作呕,彤彤把老头子的舌头全部吸到了嘴巴里含着。
  与此同时,老汉的小腿一直和我的大腿仅仅贴在一起,我看着清澈的水里,我光嫩的白腿和他的腿靠着,他还不老实的用脚在搜寻着我的身体。

  终于,他的脚掌踩在我的大腿内侧,并且来回的蠕动,按摩我的大腿根。
  呼……我调整呼吸,这样被他骚扰,却不想作出什么调整,他俩激烈的吻在了一起,完全没有注意到我,而我低头看着水中,他的脚踩在我的大腿根处。
  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劈开了双腿,然后朝着池子中间慢慢的挪着身子,生怕这个动作被他们发现了。我从老汉的侧面,挪到了老汉身体的正下方,幅度并不大的动作,让老汉的脚舒舒服服的踩在了我的私处上。

  我一次又一次的吞咽口水,喉咙发干,想找瓶纯净水一干而尽。

  老汉的脚清晰的识别出他踩到的是哪里了,就开始轻轻的在我的私处扭动起来了。在这种户外温泉里,身后还会有人经过的地方,居然被老头子占着便宜,我对这种新鲜刺激的性爱是毫无抵抗力的。

  我环顾着四周,包括盯着他们两个人看,不像让任何一个人看到我现在的样子,然后我战战兢兢的,把双手移到了自己的双乳上,按照平时喜欢的方式,用手捏自己的乳房,用手指隔着泳衣拨弄自己的乳头。

  我劈开着双腿,看着老汉的大脚趾居然十分精准的顶在我的阴蒂上,他的脚趾勾动着,有着一定的频率,每勾弄一次,都隔着泳衣准确的拨弄到了我的阴蒂。我让他弄的舒服,私处开始有快感往身上传递,可与此同时,私处更是瘙痒难耐,整个阴道传来了空虚的感觉。这种感觉我再熟悉不过了,那便是我的小洞洞想吃东西的信号。

  好像找个东西塞进来啊,我的心一阵一阵的发麻。

  彤彤和老汉停止了亲吻,已经连续吻了10多分钟了,他俩的头分开,舌头从对方的嘴巴里慢慢的拔了出来,连同着对方的口水一起带了出来。我赶紧并拢双腿,蜷缩好身体坐在老汉的脚边。

  片刻欢悦的彤彤渐渐翻身从老汉身上下来,然后娇羞的扫了我两眼,并不敢多看我,我也是刻意的看向了别的地方。

  啊~ 真舒服呀!说完,老汉起身,迈步出了池子,他在这里玩腻了,我俩赶紧跟在后面一起走。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时间已经6 点了,如果现在是冬天,大概已经黑了。
  ……

  泡温泉还是很累的,我们三个人到了4 楼的餐厅,叫了丰盛的西餐,桌上点着蜡烛并摆放着一小盆鲜花。老汉和彤彤坐在一起,我坐在他们的对面。

  暂且不提简短的晚餐过程,吃过后我们回到了客房,我和彤彤是一件双人床大房,老汉自己一间客房,他们当然是要在这里过夜了。

  我和彤彤在屋子里看着电视,然后我们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关于老汉的话题了,我问彤彤和老汉做爱是什么感觉,看到你们在池子里接吻,不觉得老头子很恶心吗?

  彤彤说刚开始确实觉得老头子很恶心,几乎是压着牙关让老头碰自己的身体,第一次要求关着灯,她努力想着身上的老头是电影中的明星,在做了一次之后便感觉还是挺不错的,老头子虽然上了年纪,但是在床上动起来一点不输给年轻人,彤彤还说,虽然老头的尺寸和耐力都和老公差不多,但现在她更喜欢跟老头子做了。

  我很好奇,还是听不懂她的话,在我的逼问下,彤彤又给我讲述着。彤彤说和老公在一起做的时候,总是不敢表露什么,只是普通的做,和老头在一起则不同,玩起来放的开,因为根本不用在乎对方怎么看,毕竟不是自己的老公。
  我大概能体会彤彤所说的感受,这时候老头在他的客房打来了电话,把彤彤喊走了。

  我笑着拍了拍彤彤的肩膀说快去吧,你又要奋战一整夜了。

  彤彤耸了耸肩膀说哎……没办法呀,人家花了钱可不会轻饶的哦!我看上了一个香奈的包包呢,一会就试着找他要!

  ……

  我在宽大的浴缸里泡了个澡,整个人被水泡的一点力气都没有,然后钻进被窝里,看着电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入睡了。

  ……

  我应该是在做梦,意识处在半清醒的状态,身体轻微的有感觉,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按照一定的频率颠簸着,我脑子里模糊的出现了男人的轮廓。

  我开始想起了下午,自己的私处被老头的脚踩着按摩的情景,那个时候私处的空虚感,现在又来了。

  我抓着被子,把自己裹的严实,习惯裸睡的我,喜欢用肌肤贴着柔软的被子磨蹭。我居然开始想着老头子,然后用手摸自己的身体了,一手在乳房上,一手在私处。

  我的手指并拢,左右拨弄私处的两片唇肉。左手则用手指捏着乳头搓弄,这是我喜欢的方式方法。

  哦,哦~ 舒服,啊,哦!

  耳边女人呻吟的声音十分真实,且却来月清晰,我渐渐睁开朦胧的睡眼,身体也清晰的感觉到床确实在震动着。

  老头子和彤彤就在我的右侧,两人真刀真枪的在交战。我没敢动,也没敢大声喘气,只是在被窝里,用手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根,刚刚以为自己做了春梦,结果却是这样的。

  我只是睁着眼镜,看着他们,没敢惊动他们,我记得明明是彤彤去了老头的房间啊?现在屋内灯火通明的,而且两人是在我的身边。

  我不知道现在是几点,只是可以确定这里是我的客房,我看到床边的沙发上有我脱下的衣服。

  我现在睁着眼睛,看着面前的景象。

  眼前是老头子的一双腿,他仰面朝天的躺在我的右侧,双腿绷的笔直,脚趾都在用力的紧扣着,看的出他使出很大的力气,而第一眼则不敢确认坐在他身上的人是彤彤。

  雪白的肩膀上挂着粉色的吊带绳,左肩的绳子已经掉落,挂在胳膊上,上身一件短款的吊带小背心,黑色的蕾丝布料,可以看见衣服下面的肉色,而黑色的背心边缘绣满了粉色的蕾丝花边。背心下摆露出了一点肌肤后,下身是一条连裤黑丝袜,黑丝薄薄的,看的出包裹在身体上很紧,在我面前的脚跟处,丝袜薄的快要撑破了一般。

  那肥硕的臀部下方,黑丝袜居然是开档的款式,女人的后庭和阴部都露在丝袜之外。粗壮的男根正在阴道里进进出出的。臀部的黑丝袜上还链接着一个白色毛茸茸的圆球尾巴。

  女人背对着我,我看着她挺直的身躯,头朝后方仰过来,嘴里不停的大声哼叫着,波浪的长发在空中甩动着,女人的头上还带着发卡,发卡上是白色毛绒的两只兔子耳朵,就连女人的手腕和脚踝上也带着白色毛绒的布环。

  我听着女人哼叫的声音和这熟悉的背影,才确定这就是彤彤没有错。

  彤彤双手扶着老头的肚子,自己正快速的扭腰,让大屁股颠簸在男人身上,私处的肉瓣都已经发涨,充血变的红彤彤的,那个已经深黑色的肉棒上挂着不少白色的粘汁,一下又一下的往彤彤的私处捅进去。

  男人突然起身,抱着彤彤,瞬间换了姿势,一下子把彤彤扔倒在床上,迅速从高处倒下的彤彤,在松软的大床上颠了两下,我才看到她的面颊上带着一个豹纹图案的金色眼罩。

  等我在反应过来的时候,老头子压在彤彤身上,却跟我来了一个四目相对。
  我用捂住嘴,差点叫了出来,而老头子一点没有慌张的意思,继续有节奏的挺懂着下体,两人的私处啪啪的撞在一起。

  雯雯醒了?被遮住眼睛的彤彤小声警惕的问。她感觉到了我刚刚抬手捂嘴巴的动静。

  没有!老头子看着我的眼睛,骗了彤彤。

  接下来,我就看着老头子压在彤彤身上,一下接一下的肏干着。

  我轻轻的从我枕头下面摸出了我的手机,打开看了一下,是凌晨2 点。
  老头子停下了抽查,把阳具从彤彤身体里拔了出来,然后挪动身子,从彤彤身下挪坐到胸口上了。他用手扶着自己沾满彤彤白色粘稠液体的阳具,在我眼前晃动,并用眼神自信的看着我。

  我大概是张着嘴巴傻掉了,可是眼睛却没出息的死死顶着人家的肉棒看。
  你是射了吗?彤彤用手顺着老头的大腿,摸到了那依旧挺拔的阳具。
  没射吧!彤彤的手握着肉棒撸了两下。怎么停下了?

  彤彤的嘴巴很漂亮,眼罩盖住了她圆嘟嘟可爱的上半部脸蛋,露出鼻尖和可爱的樱桃口。

  没射呢,只是拔出来让你着急一下。老头子在我眼前赤裸裸的挑逗着我的姐妹。

  坏死了还插吗?彤彤笑起来很可爱,左侧会露出一颗不大的小虎牙。说嘛接下来你想怎么做嘛!仅仅几秒钟的静止,彤彤就按耐不住的唠叨。
  让我休息一下,你给我舔舔吧!老头很震惊的说。

  嗯,好彤彤听话的有些主动,抬起头,手握着阳具就送到了嘴巴里。
  你刚刚是不是想射了?吐出阳具说了句话后,就赶紧又塞到了嘴巴里。
              没老头说

  行了,别逞强了,冲刺了几百下,你已经很厉害了

  彤彤全方位的把挂满了粘液的阳具舔了个干净。

  行啦!不舔啦,再插会吧。彤彤推着老头的胸口,央求着。

  好,这次插进来可以射吗?老头好像是故意问的。

  不可以不可以嘛!再插半小时。彤彤抱住了老头子的脖子。

  老头子把彤彤摆成趴在床上的姿势,两人来个狗交式,老头子扶着彤彤的腰,从后面插了进去,而彤彤的脸则离我不过30里面。

  叫啊~ 怎么不叫了?只能听见老头冲撞彤彤屁股的声音,彤彤捂着嘴巴,从喉咙里挤出嗯嗯的声音。

  不行啦,雯雯会醒的。彤彤回过头小声说。

  结果我被逗的捂着嘴巴不敢笑出来,老头子也露出了微笑。

  你不叫我就慢慢的插。肉棒放慢了动作,这感觉就像有100 只手在挠你的心。

  别,快呀,我错了老公,我错了。哦!哦,唔!彤彤用手捂着嘴巴,放声叫了出来。

  真是个听话的好孩子。

  好孩子,叫我老头一边顶着彤彤,把彤彤顶的晃来晃去。

  老公。

  不对,我平时怎么教你的。重新喊!语言很严厉。

  嗯,那个……爸。彤彤话语一出,我吓的用胳膊撑起身子,仔细的看着她。

  这老头和我们的父亲差不多年纪,彤彤居然叫她……

  继续……把我平时教给你的,说一遍。老头子不仅肏干着彤彤的屁股,还有手打她的屁股。

  以后吧,万一雯雯醒了

  肏你妈,你个小骚货,不听话了?老头子,一把将雯雯翻成侧身,正好面对着我,我也是侧着身子看向彤彤。用手将彤彤的右腿一下子抬起,脚踝搭再自己的肩膀上,然后整个人抱着彤彤的大腿,更加疯狂的挺动下体。

  哎呀……爸,啊,啊,啊,啊彤彤一声接着一声,只要肉棒插进一下,彤彤就被插的大叫一声,那频率快的让叫声几乎连在一起。

  不听话就干死你,然后射进你的逼里,让你怀孕,对不对。老头横眉冷对身下的彤彤,一点不会怜惜她。

  别爸爸,会出事的,不要射里面,我错,我错了。我听话。彤彤虽然带着眼罩,但依旧看的出那哀求的表情。

  那好,爸爸问你。你喜欢爸爸的哪里?

  唔,唔我,我喜欢爸爸,唔,那根,又粗又大,黑乎乎,哦,哦,黑呼呼的大,大鸡巴。彤彤被干着,话都说不利落。

  嗯。很好,一个字都不错哟。那爸爸问你,彤彤的什么地方最喜欢爸爸的鸡巴。

  爸爸,别问了。彤彤快要哭了出来。

  又不听话,是吗?

  不是,雯雯醒了吗?彤彤担心的问。

  她没醒,睡得跟死猪一样。醒不了快说

  彤彤的,彤彤的又骚又,唔……又贱的,被老公天天肏的,嗯,嗯,被其他好几个男人肏过的,现在,只给,哦,只给爸爸你肏的,骚,骚逼,贱逼,唔……烂逼,不值钱的,哦,万人肏的,逼。喜欢,嗯,哦,哦……爸爸的鸡巴。我看着彤彤一字一字费力的说出。

  不对,背的对吗?说完,老头把肉棒拔了出来,然后远远的对准彤彤的小穴,一下子,整个人压下去,一桶到底。

  哎呀……

  老头一连拔出,然后狠插到底,10余次。

  爸爸,我真忘了。彤彤哀求到

  行,那爸爸就加深你的印象吧。

 〈来彤彤不是第一次忘词,她知道接下来的步骤,只见她缓缓爬起来,依靠再墙上,右手撩起吊带衫,用下巴夹住,然后揉捏着自己的乳房,左手的手指再私处摸了两下后,就整根插了进去,开始扣弄自己的小穴。

  你忘了你的女儿,对吗?老头盘腿坐在她面前。

  哦~ 天,天啊,爸爸我响起来了。彤彤摇了摇头,显得懊悔。

  嗯,背20遍。

  爸爸我错了,下次不会忘了。彤彤说。

  不行,快点背老头声音很大很严厉。

  彤彤的又骚又贱的逼,被老公天天肏的逼,被好多男人肏的逼,生过宝贝女儿欣欣的逼,现在只给爸爸你肏的逼,骚逼贱逼烂逼不值钱的逼,我的逼喜欢爸爸的鸡巴。我看着彤彤一遍遍的念叨着。手上自慰的动作还没有停过,整个人穿着这样性感的衣服靠在墙上扭动着给老头子看。

  老头的手,再我的下面,伸进了被窝里,他用手背悄悄的碰了碰我的脚。
  我有些害怕他,看到刚刚他对彤彤凶恶的样子,他看着我,撩起了我的被子,一点一点的拽开,让我的腿一点点的露出来,直到臀部。

  眼看着他们在我面前演出的真人床戏,已经让我的下面洪水泛滥了。

  我没有去阻挡他的动作,这或许给他一些信心,他一下子撩开了我身上余下的被子,我只好双手合力捂住自己的嘴巴,他不容我考虑,已经趴在我的身上,亲吻我的屁股了。

  早知道这样就不该裸睡了,现在还有一条内裤可以保护我。

  我仰面躺着,看着他在我的下半身玩弄着,我劈开的双腿搭再他的肩膀上,他把手指再嘴巴里吸舔了一遍,然后摸到我的肉缝里,仅仅是再我的肉缝里滑动了两下,就顺利的插进去了。

  噗嗤,噗嗤他的手指在我的阴道里朝上勾,挑弄着。我的淫水像开了闸似的,往外冒。终于我忍不住了,再他勾弄了几十下后,我松开了双手,开始叫出声了,能够叫出来,再心里上也会舒服。

  雯雯?彤彤马上摘掉眼罩,看见眼前这一幕。

  雯雯原来也想被爸爸肏一次,是不是啊?从刚才就一直看着我们做,想要了吧!他得逞的嘴脸真的让人痛恨,可我依旧是劈开着双腿,静静的等着。
  老头子趴了上来,然后压在了我的身上,我感觉到一根热滚滚的肉棒贴着我的大腿皮肤往上滑动,然后贴在了我的私处,滑进了肉缝,蠕动了两次后,缓缓顶开了洞口,全部捅了进来。

  唔,啊……我一声长叫过后,便开始享受到了快感,双手不由自主的也抱着他了。

[ 本帖最后由 ffffaaaa17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蛤小哈 金币 +175~彩文章 希望再见兄弟大作  
蛤小哈 原创 +2~彩文章 希望再见兄弟大作  
蛤小哈 威望 +2~彩文章 希望再见兄弟大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