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友在堕落的忏悔室 - 88titlename88



静静的午间,静静的校园。

  在庄严肃穆的礼拜堂前,站着无比烦恼的籐原静。

  六天了`离温泉旅馆那极度荒唐的一夜已经六天了!但是籐原静却始终无法忘记那极度荒唐的一幕。那天晚上,被美智琉夺走了处女身后,水野遥接替过来,把自己又送上了高潮两次,再接棒的美智琉用纯熟的技巧把已经癡癡迷迷的自己送进一连串的爆炸般高潮当中。在那无可言喻的快乐冲击下,自己[全本完结]全迷失掉,喊着、哭着、尖叫着,然后就是兴奋到晕死过去,一直到了第二天的中午将要离开的时候才被晴香唤醒过来。

  回来以后,竭力想遗忘这件事情的自己,只要一合上眼,美智琉、水野遥和晴香那或娇俏或丰满或健美的裸体就会从记忆的深处自然而然地飘出;纵是使人忘怀烦恼的梦乡,也尽是浮现四人赤裸裸在沙发上的无尽的淫戏。

  我到底怎么了!!!???

  发觉自己始终无法逃离那如梦的困境,无法向他人启齿的籐原静於是寻求神明的帮助。

  「吱吱吱」

  古老的木门被轻轻的推开了。

  从屋顶的天窗流下七彩的光束,落在圣坛中间的耶苏像上,再柔柔地洒遍整间礼拜堂。沐浴在这神圣的华彩当中,籐原静觉得自己的心灵彷彿都被洗涤得乾乾净净的。

  「万能的主啊,请你将我从这无尽的烦恼当中拯救出来吧!」

  跪在圣坛前面,籐原静诚心地祷告着。

  ###################################

  「铃铃……铃铃……」

  籐原静坐在忏悔室旁边的椅子上,拉动了那小小的铜铃。她已经下定决心,要把那羞耻的回忆从自己身体里面驱赶出去,不让它再困扰着自己的心灵。

  「上帝的子民啊,请倾诉你内心的烦扰,主会保佑你的,阿门!」

  从昏暗的小房子里,飘出了一把似曾相识的声音。籐原静仔细地想了一下,但是却没办法想起是那一位修女。

  「嗯,我……我要向主忏悔我所做的一件事……六天前,我和……和我的同学……发生了……超越……同学……的关系。」

  籐原静吞吞吐吐地说着。

  「这位同学,请不要害怕。尽情把你想说的说出来,这里只有万能的主在倾听着你的声音。」

  「嗯……好的,事情是这样的……」

  籐原静把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慢慢描述出来,在那些香艳的地方,籐原静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想跳过不提了,但是在那把温柔好听的声音的姗姗引导下面,还是一点一点的吐了出来。描述着那种种羞人的动作,回想起自己那欲仙欲死的感觉,不知不觉间,籐原静的脸慢慢红了起来,声音也变得软绵绵的。加上隐隐约约的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的一阵阵彷彿呻吟声、喘气声,在这个神圣的空间里竟然迷漫起一股淫霏的味道!

  「那么,你恨你的同学嘛?」

  听[全本完结]籐原静的倾诉,沉默了一阵后,那把声音突然问了一个问题。

  「我……我……我不……知道啊!」

  籐原静一下迷茫了。按道理来说,对於夺走自己处女之身和淫弄自己的美智琉和水野遥自己应该十分仇恨才对的啊,但是……但是自己好像由始至终都没有真正的去恨过两人,为什么啊!?难道……自己……

  籐原静连忙打断了自己的念头,她实在不能接受自己有这样不洁的想法。

  但是,那把声音却彷彿看穿了她的心灵,一下子就把她难以启齿的想法给挑了出来。

  「你并没有恨过她们,是嘛?那说明你对她们在你身上的所作所为并不感到厌恶。相反,你好像还喜欢她们对你所做的一切!」

  「不……不……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给人一下子挑穿了自己心里的秘密,籐原静惊惶失措,脑海里一片混乱,不知如何是好。

  「你不相信嘛,那么你试试重複一下她们对你所做的事,看看自己会不会讨厌。」

  「不要!我……不要……」

  籐原静双手紧紧捉住椅子的扶手,脸上尽是惊恐的表情。

  「放松…放松……放松…………」

  那把飘忽不定的声音散发着一股令籐原静感到昏眩的魔力,手,慢慢地松开了,籐原静坐在椅子上不规则地喘着气。

  「你……我……」

  「你什么都不要想,深深的放松……放松……全身的放松……」

  籐原静的头慢慢的垂了下来,急促的呼吸也渐渐的平稳了,一种平和的感觉吞噬着她的心灵。

  「你将仔细的回想起那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那些带给你无比快乐的事情,你将会发现自己已经深深的陶醉於其中的快感,你甚至觉得自己现在就要重複那些事,那些带给你无比快乐的事情。」

  「是的……那些带给我无比快乐的事情……」

  籐原静喃喃地自语着,手慢慢的移到了自己胸前,静静解开了衬衣的第一个钮扣,然后是第二颗、第三颗……雪白的衬衣软软的向两边敞开,黑色梅花纹配彩影粉底色的胸罩立即就暴露在空气中。籐原静轻轻的把紧绷着的胸罩往上一推,一对柔嫩圆润的乳房马上弹了出来,上面粉红色的蓓蕾早已经骄傲地挺立在那里了。

  「嗯……嗯……」

  籐原静一手一只握住自己的乳房,缓缓揉搓起来;温热的掌心,在坚挺的蓓蕾上来回滚动着。

  「你已经重新体验到那种舒服的感觉了,但是……这是不够的,你会发觉自己需要更多的这种感觉。你可以放心的去做,放心的去做,不要理会外面的事,因为在这里只有你自己……只有你自己……」

  在那极尽煽情的声音的引诱下,籐原静分出一只手,把裙子往上翻到腰部,一条细带超薄内裤紧紧包裹住她那浑圆紧翘的屁股,彩影粉色中间的那一块水色的湿痕,是那么的显眼。

  纤长的手指放到了湿痕的中间,试探着、触摸着。

  「啊……好舒服……」

  籐原静的头向后靠在椅背上,一头修长的黑发如风中的柳枝轻轻摆动着;半裸的娇躯,随着双手的爱抚而轻轻地扭动。

  「嗯……嗯……」

  那股强烈的热流好像又要来了,籐原静那优雅的手指的动作更加急促起来,迎接着那如潮涌至的快感,

 ⊥在高潮将至的时候……

  「噹、噹、噹、噹、噹、噹……」

  礼拜堂顶上那口古老的大钟按时按刻敲响了报时的钟声,却把正沉浸在欲海里的籐原静唤醒了过来。

  猛地惊出的一身冷汗,浇灭了籐原静满腔的欲火。

  「啊!」

  籐原静双手紧紧环抱着自己裸露的胸膛。

  「不要怕……不要怕……你所听到的一切都是幻觉……幻觉……不要清醒……不要清醒……继续享受你的快乐……快乐……「

  迷幻的声音再次飘起,引诱着籐原静。

  「不要!不要!我不要听!」

  籐原静呼的一声站了起来,双手紧紧摀住耳朵,用颤抖的声音喊着:

  「你……你……你是魔鬼,引诱人堕落的魔鬼!」

  籐原静一手紧紧摀住敞开的衬衣,哭着转身就跑。就在这时,紧闭的忏悔室的木门突然打开,一只有力的手伸出,一把捉住她扬起的纤手,在她还没来得及喊出声之前一把把她拉进了忏悔室里。「啪」的一声,门关上了。

  「啊」

  收势不住的籐原静摔进了一个温暖光滑的怀抱里。她一边挣扎着,一边抬起脸来一看。

  水野遥!

  微弱的阳光透过窗缝隐隐透进来,照在水野遥那身微黑的皮肤上,散发着神秘的魅力。尖挺的乳头随着籐原静的挣扎在她那滑腻的胸前划来划去,下面那勃起的巨大男根,隔着薄薄的内裤顶在湿润的花瓣上,蠢蠢欲动地探窥着。

  「放开我l放开我!」

  籐原静激烈地叫喊着、挣扎着。

  「不要吵!你看!」

  水野遥不怀好意地笑着,一把摀住籐原静的小嘴,让她「呜呜」的出不了声,然后把一张即影即有的相片举到她眼前晃动着。

  ???!!!

  一股热血冲上籐原静的脑袋,令她失去了所有的思考和行动能力。

  照片里面籐原静歪歪地躺在沙发上,两眼紧闭,脸上一副满足之极的笑容,鲜红的小嘴忘情地张开,不知廉耻的唾液正在淌出。双腿淫荡地大大伸展着,凌乱的花园里面正在不断渗出红白相间的花蜜。

  「嘿嘿,你可不想这张照片被贴在学校的公告栏上面吧?」

  不知道自己在昏迷的时候被拍下如此的艳照,无法想像这张相片公诸於世的情景,籐原静的身体和心灵都在这一刻崩溃了。

  「只要你乖乖的,我保证这张相片不会有其它的人看到的喔。」

  水野遥那仿如恶魔般的声音在籐原静的耳边喃呢着。

  「放开世俗的束绑,尽情地享受这美妙的事情吧!反正,在这里堕落的不止你一个!」

  水野遥把籐原静的脸别向一侧。

  啊!

  在这个非常窄小的忏悔室里面,除了水野遥和籐原静,竟然还挤着另外两个人,赤裸裸的站着重叠在一起的两个人!

  后面的是美智琉,那微黑健美的身躯紧紧趴在前面的人的身上,双手从腋下穿过,捉住那对摇摆不定的乳房在尽情地揉搓着;白色皮裤包裹着的浑圆屁股,正在一下又一下有力地往前耸动着。

  前面的是……金黄色的头发、异常雪白的皮肤说明了她是一个外国人,在校园里面只有修女是外国人啊!然而那对巨大的豪乳,美智琉在上面的手竟然只是覆盖了一半的面积;下面一波波在律动着的雪白肥臀,更是丰满得像成熟极了的大白桃,彷彿随时就要滴出里面的甜汁。连接这两部份的腰肢偏偏又纤细得可怜,看着它那疯狂摆动的样子,真是令人担心它会随时承受不住而折断!

  籐原静实在无法想起学园里面那位修女有着如此骄人的身材。

  美智琉略略调整了一下姿式,前面的人的脸微微的侧了过来。那竭张的小嘴里塞着一个黑色的球状物体,黑色的幼线从中延伸到脑后打了一个结固定住,紧紧压在那鲜红的舌头上,亮晶晶的唾液沿着美丽的脸颊不断滴落。

  籐原静感到很震惊,震惊的不但是这极度淫猥的一幕,而且还震惊於前面的那个人竟然是玛菲修女!

  玛菲修女,刚刚毕业於巴黎的神学院,被教会分派到了日本传教。籐原静跟她是不错的朋友,两人经常在一起互相学习,玛菲修女教籐原静法语,籐原静教玛菲修女日语。籐原静实在想不到,经常面对着的玛菲修女在厚厚的灰色僧袍底下,竟然有着这么丰硕性感的身体!更想不到的是平素文文静静的玛菲修女,竟然会有这么疯狂激动的时候!

  水野遥一把脱下失神的籐原静的衬衣,把她推倒在美智琉的背后,自己再趴了上去,四个人就这样串成了一串。

  「求求你们,放过我……」

  籐原静无力地挣扎着。

  「呵呵,想试试修女的滋味嘛?」

  美智琉回头一笑,捉住籐原静双手,把它们拉到前面去,放在了玛菲修女那双巨乳上。

  入手是一片难言的滑腻感和满足感,那犹如鲜嫩红莓般的乳昏,佈满大半个手掌心,来回滚动着,刺激着火热的肌肤。

  「呜呜呜……」

  玛菲修女扭动着身体,带动着亲密地连在一起的美智琉,有意无意间,美智琉的屁股随着玛菲修女的动作轻轻地打着转,隔着裙子和内裤在籐原静那早已湿透了的花园上用力地摩擦着。

  籐原静的神智在这一刻迷糊了。脸伏在美智琉光滑的背上,呼呼地喘着气;纤巧的手指慢慢地挤压着那柔嫩的乳球,享受着那份无法一手掌握的丰硕。

  水野遥把籐原静胸罩的钩子松开,轻轻一扯,让它飞离了籐原静的身体,落到地上一堆混乱的衣服当中去。

  水野遥一只手在籐原静赤裸的上半身放肆着,另一只手开始解开了红格黑边短裙上的扣子,缓缓拉开了拉链。在籐原静的扭动配合下,裙子很快就滑落到了脚踝边,露出了美丽洁白的双腿。

  「好滑腻喔。」

  水野遥一手扶住一条腿,一边爱不释手地在光滑的肌肤上抚摸着,一边向两边缓缓打开籐原静的双腿,下体的阳具,顶在超薄透明的内裤上,缓缓向里面推进。

  然而这种类型的内裤是相当有弹性的,虽然阳具已经伸入了籐原静那湿润的花径里,但是却被柔柔地阻挡住,再也不能前进一步。

  「真是厉害的内裤耶!」

  水野遥开始扭动起腰肢,试图把内裤弄穿。

  「嗯嗯嗯……」

  籐原静忍不住低声呻吟。虽然花径里面已经是十分的湿润了,然而那粗大的阳具带动着略嫌粗糙的内裤在敏感的花径里缓缓摩擦着,带来了一种与以前被插入时[全本完结]全不同的快感。

  「美智琉,把口球拿过来,让籐原试试呵。」

  「啊……不要啊!我不要那东西!」

 〈过玛菲修女苦闷地流着口水的样子,籐原静打从心里面抗拒着这种奇怪的东西。

  「呵呵,不要这么害怕喔,试试你才知道它的滋味噢。」

  美智琉一面耸动着,一面伸出手把那个叫着口球的小东西从玛菲修女的口里面脱下来。

  「啊啊啊!!!」

  摆脱了束缚的玛菲修女,彷彿要把积累的压抑一次过发泄出来,张大着依然唾液津津的小嘴,尽情地叫喊着。那疯狂的嘶喊,把三人都吓了一跳。

  「美智琉,快把她塞住!」

  美智琉一把接过水野遥递过来的籐原静的胸罩,把它团成一团塞到了玛菲修女的嘴里。

  「唔唔唔……」

  发泄的渠道再次被堵塞了,玛菲修女一边左右摇动着脸颊表示不满,一边更加激烈地摆动着腰肢,寻求另外的发泄口。

  水野遥捏开籐原静的小嘴,把沾满了玛菲修女唾液的口球压在籐原静的舌头上,然后把绳子绕到脑袋后面,牢牢地打了一个结。

  果然是很痛苦的感觉!对於自己的唾液不受控制地源源不绝流出,再沿着脸颊、脖子一路流下去,湿湿地粘在肌肤上的情况,籐原静感到十分的难过。更难堪的是,水野遥依偎上来,伸长柔软湿热的舌头,一下一下地舔弄着籐原静嘴角边的唾液。这淫猥的动作让籐原静感到很不自在,然而在这不自在中彷彿又含有一种别样的感觉,刺激着她上下两张小嘴同时分泌出更多的汁液。

  湿润的花径在异样的刺激下,有力地收缩着,分泌出大量的花蜜,把巨大的阳具慢慢引诱向深处去,可是在那柔软但也极柔韧的阻挡下,始终无法痛快淋漓的尽根而入。

  水野遥反反覆覆的冲击着,然而强韧的内裤,一次一次的把阳具给弹开。但是这样的动作,这样的摩擦,使得籐原静的花径更热,也更加湿滑。

  「嗯……我……我……脱……下……」

  籐原静含含糊糊地说着,她已经忍受不住这种隔靴搔痒的刺激了,熊熊的欲火烧得她忘记了一切羞耻。

  「不行!我不信弄不破这鬼东西!」

  水野遥浑身香汗淋淋,紧咬牙关,拚命地大出大入。

  「啊!」

  坚韧的内裤,在无尽的欲望面前终於投降了。突破障碍的阳具,鼓起余勇一送到底,重重击在籐原静的花芯上面。

  仿如再次的被开苞,然而不再有那种撕裂的痛苦感觉,有的只是与渴望已久的阳具亲密接触再紧贴摩擦的无眷乐。随着阳具在花芯上的尽力一击,籐原静只觉得花宫里面一阵阵地颤动着,大量的蜜汁毫无竭止地喷出。

  「呼呼……终於搞定了……嘿嘿!」

  水野遥得意地笑着,激烈地喘息着,摆动腰肢,开始了一波波的抽动。随着动作的冲突,两人的蜜汁四处飞溅,籐原静那残破的内裤早就被花蜜浸的湿透,连周围的墙壁被溅出一滩滩的水迹。

  性感的冲击波,由水野遥的强烈动作引发,透过籐原静的身体,传到美智琉的身上,最后终结於玛菲修女;然后籍着玛菲修女的疯狂摆动,反弹回美智琉的身躯,再通过籐原静的娇躯,反馈回水野遥那里去,就这样来来回回的在四具淌着香汗的娇躯上震荡着,把四人带向美妙的高潮。

  在神圣的礼拜堂里,微微摇动着的忏悔室,隐隐约约传出来的呻吟声,若有若无地瀰漫着的肉香,营造出一种奇异的堕落气氛,彷彿引诱着沉迷在肉欲里面的人们去出卖自己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