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服三人行 - 88titlename88

第一章 高中女生淩辱解剖

(1)

「像個傻瓜,又不是小學生,剖開青蛙肚子有什麼好玩的!」準備進行青蛙解剖時,有一個女學生故意大聲的這樣說。「上這樣的課,簡直是浪費時間。」用不屑的口吻說完便走出實驗室。

她是二年C班擔任委員的水澤蘭,她是當地財閥之一的會長水澤一郎的獨生女,也是學校的大股東兼家長會長。水澤蘭是全學年最棒的美少女,可是性格就不同了,藉著父親的勢力,行為囂張,老師都採取敬鬼神而遠之的作法。

說的也是,小學就解剖過青蛙了,到了高中還要做這種事,真無聊。一點意思也沒有。

其也學生也跟著蘭的後面走出教室,並不一定是自己的意思,只是不得不如此做。

蘭的成績和外貌都是班上的佼佼,加上父親的權勢,同學們都讓她一步。就以此為後盾,在班上成為女皇般的存在。如果不追隨蘭的行動,事後不知道會受到什麼報復,所以雖不是本意,其他的同學行易有限公司跟著蹺課。

「啊……」生物老師橋口明把想說出來的話吞回去。

上課時受到水澤蘭的杯葛不知有多少次了。容貌在標準以下,殺是肚子凸出的中年單身老師,自然不會受到學生們的歡迎。可是全班蹺課的行為,還是使橋口相當生氣,個性滿弱的橋口,今天也終於忍受不住了︰「太過份了……」

對高中女生這生氣,實在是不值得,一個人留在實驗室裡,不由得點燃復仇的火焰。

幾天後,最後一節沒課的橋口,去廁所回來時,經過二年C班的教室前。沒有看到學生,這一班可能去上體育課了。橋口正想走過去時,突然停下腳步,因為在空蕩的教室裡,看到一個人影。這一名女學生打開幾個書桌後,從最一個書桌拿出書包,又從裡面抽出紅色的錢包。

「這是現行犯!!!!」橋口走進教室,以恐嚇性的口吻說。

「啊……」女生佇立在原地,臉色蒼白。

「你應該知道偷竊會被開除的。」橋口從女學生的懷裡拿出紅色的錢包。

「對不起……老師,放過我吧。」

「偷東西被發覺就道歉……這樣就沒事的話,法律根本不需要存在……」

「可是我……也沒有這個意思。不知不覺中就……」女學生拚命的解釋,因為月經,向體育老師請假,但心裡煩悉,不由己的做出偷竊的行為。

橋口也聽說過女性月經期間情緒比較不安定,很容易產生偷竊的行為,所以對這種事多少能理解。

「不管你有什麼理由,讓我看到偷竊的行為,就不能……」可是橋口看到錢包裡面的東西,話也中斷了。

裡面有一個高中女生不該有的巨款,有五萬數仟元的現金。這學生是怎麼回事??以為這個學生做現在最流行的援助交際,拿出學生證來看,竟然是水澤蘭的。財閥的獨生女,雖然是高中生,身上帶五萬或十萬的現金也不足為奇了。

「原來你是月經來了,據說女性月經期間情緒比較不隱定,那也只好重寬處理了。」橋口突然改變成溫和的口吻輕拍女學生的肩頭。

「那麼!老師肯放過我了嗎?」女學生的表情變開朗。

「老師不是警察,始終站在學生這一方的。」

「謝謝老師,以後一定不會做這種事了。」

「嗯!!!你明白就好。」橋口大方的點頭。但他為不是對學生會這麼體貼的人,現在能拿到裡面有學生證的水澤蘭錢包,覺得女學生的偷竊行為並不重要了。

「對於輕視我的行為,我一定會加倍報復……」橋口抓緊手上的紅色錢包。

就在此時,聽到下課鈴聲,不到五分鐘,這個班上的學生會回到教室。

「這個,不是你偷的,算是你撿到的。」橋口把錢包放回女學生的手裡。

「我該怎麼辦呢?」

「放學前,放在實驗室的桌子上,然後到黃昏時以匿名打電話給水澤,要記住。」這一次,橋口以命令的口吻說。

(2)

「應該還給我的……」內心感到生氣,但水澤蘭還是回到學校,因為回家後很快的接到匿名電話說撿到錢包,放在實驗室的桌子上,所以水澤蘭仍穿著學生制服到學校。

「最好今天就拿回來了,不然會發生嚴重的後果。」帶神秘口氣的話,使得蘭立刻趕回學校。

她在接到電話前還沒發現錢包丟了,什麼時候丟掉的呢?還有,撿到的學生為什麼不直接送給我,也沒有送到教職員室?

入夏後,白天的時間長了,可是,天色已暗,在校舍裡還看到燈光,可能有教職員在加班。會有什麼嚴重的後果呢?……

蘭急忙走向實驗室,走廊上沒有任何人,只聽到自己的腳步聲。不知為何,實驗室的燈是亮的,按電話裡所說,紅色的錢包放在桌子上的。其實,明天來拿也不會有什麼嚴重的後果的……

蘭拿起錢包,想打開來看一看,打開來時,有什麼東西掉在桌子上。

「是什麼東西呢?」五公分見方的膠袋一連串有六個。

「哎呀!怎麼會有這種東西?」拿在手裡才知道是保險套,蘭的臉色大變。怎麼會有這個東西在錢包裡,實在想不通。

就在這時候,房間裡出現閃光,剎那間,蘭還不知道怎麼回事。

「現埸的照片確實拍到了。」手拿照相機的生物學老師橋□站在那邊,剛才的閃光是照相機的鎂光燈。

「水澤!你是不是現在準備出發去做援助交際呢?」橋口用諷刺的口吻說︰「最近愛滋病盛行,用保險套預防是好事。」

聽到橋口的話,蘭這才驚覺過來︰「不!不是的……」急忙把手裡的保險套扔在地上︰「這不是我的。」

「不是你的。是誰的?這裡除了你之外,沒有別人。」

「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是誰的。」蘭大聲的說。

「保險套是在這個錢包裡,不是你的的話,就調查錢包是誰的就知道了。」橋口從蘭的手裡把皮包搶過來。

「那……那是……」

「看!裡面有你的學生證,這樣就證明錢包是你的了。」

「錢包是確實是我的。但不是……」蘭委屈的想哭,不知道要如何解釋對方才能瞭解。

「毫無疑問的,你會被學校開除,而且還有照片作證。」

「不……不能那樣。」

「為什麼不能?這是你種下的惡果。」橋口的口吻冷漠。

「明天一早就去沖洗,就算後天拿到,照片送到校務會議是三天後。」

「老師,不要這樣,我真的不知道有這個東西。」蘭用哀求的口吻說。

「那麼,我問你,你能證明這保險套不是你的嗎?」

「這……」蘭不知該如何回答,本來就不是自己的東西,還要怎麼證明呢?

「哼!既然沒有證明,開除你是已決定的事了。和異性有不當交往的不良少女,學校一定會開除的,哈哈……」橋口發勝利的笑聲,突出的肚子隨之搖動。

「對了,超級市埸也有洗照片的,現在去還來的及,學校開除你可以提早一天了。」橋口說完,想離開實驗室。

「老師,請等一等。」蘭喊著,追上去,形成從後背撞上橋口的結果。

「唔……」橋口故意誇大的向前倒下︰「痛……」

「啊……對不起,老師。」

「這不是對不起能了事的。啊……」傷的不輕的樣子,橋口作出痛苦的表情站起,右手撫摸左肘。

「我馬上去醫院開診斷書,可能一星期才會冶好吧。」

「老師相信我,我不是故意的。」

「你真是了不起的女人,假裝是模範生,背地裡和男人不當交往,對老師又施以暴力……」

「我真冤枉的,連男朋友也沒有。」蘭泫然欲泣。

「你這樣說也沒用,有你拿著保險套的照片和醫院的診斷書。」

「不!我不是那樣的。」

關於保險套,一定有人設計;撞到橋口也不是故意的,這樣被學校開除末免太過份了,況且父親也會沒面子。發生這種事,父親根本無法面對這個社會了。

「老師,求求你,請聽我的解釋吧。」蘭拚命的哀求。

(3)

「已經有證據了,聽你解釋也沒什麼意義了。」

「可是,求求老師……」

「好吧。」橋口意外的答應了︰「俗話說,小偷也有三分理,你就解釋來聽一聽吧。」

「謝謝老師。」蘭好像鬆了一口氣。

「在聽你釋之前,先作一件事。水澤,你向後轉。」

「是……」蘭在不明情況下轉身。

「啊!老師你在做什麼?」雙手突然被扭轉,蘭發出尖叫聲。

聽到「卡喳」一聲,手銬把他雙手拷住。

「為什麼要這樣?」

「這還用問嗎?在聽你解釋時,你又用暴力怎麼辦?我是很柔弱的男人,無力抗拒不良少女的暴力。」橋口一本正經的說︰「你再用暴力的話,我不止是摔傷,可能要骨折了。」

「我不會作那種事……」

「好了,現在聽你解釋吧。」

「這是……」蘭把接到匿名電話到現在的狀況一五一十的說出來︰「所以,這是有人想陷害我。」

對蘭的解釋,橋口的反應很冷淡︰「你有什麼證據嗎?」

「那是……今後要調查……」蘭的說詞愛 ,目前什麼都不清楚,不過是推測而已。

「沒有證據怎麼可以?!」

「我也沒說謊,老師,請相信我。」蘭除了反覆哀求外,沒有其他的方法。

「我是不相信沒有證據的事,不然以後會發生嚴重問題。」

「我要如何說你才會相信呢?」

「不管你怎麼說,沒有證據的事我是不會信的。」橋口的口吻保持冷淡。

「那麼,我是……」

「只有等學校開除你了。」

「不能那樣的!」蘭發出歇斯裡的聲音。

「可是證據已經全我不能就此不管。」

「我什麼事都答應。老師……」蘭知道再沒有時間調查是誰陷害他的,現在只有求橋口了。

「水澤,你什麼事都聽我的嗎?」

「是,我願意。」只要能不被開除,蘭準接稍許不合理的要求。而且還有父親的社會地位……

「水澤,上一次你害得我無法上課。」橋口的口吻變的尖銳。他指的是青蛙的課。

「那一次……對不起,因為我身體不大舒服,不由己的……」

「你自己的身體不舒服,就要那樣蹺課嗎?」橋口怒視著蘭。

「是,對不起,我道歉。」

「現在道歉也沒有用,我那受傷的自尊心是無法復原的。」

「那怎麼才能原諒我呢?」蘭戰戰競競的問。

「你現在接受那一次你蹺課的內容,那樣我也許會消氣的。」

「老師,我願意在這裡接受上課。」

上課的內容是解剖青蛙,現在一對一上那種課也很無聊,但這樣能消除橋口的怒氣,蘭願意接受。

「好,馬上開始解剖。」橋口把兩個長方形的書桌拼在一起,解開蘭手上的手銬。

銬在後面會很痛,不能專心解剖,橋口把蘭的雙手銬在身前。

「可是……這樣也不能解剖。」蘭感到奇怪,雙手不能自由活動,要如何拿解剖刀呢?

「這樣就好了,又不是要你解剖。」橋口說完,把蘭推倒在桌子上。

「啊!這是作什麼?老師。」

「當然是解剖呀!」

「那麼要把青蛙……」

「誰說要解剖青蛙?我現在解剖的是你°°水澤蘭。」

「我不要!」蘭不由得大叫,做夢也想不到自己會代替青蛙被解剖。

「這可是你不被開除的代價,不然只有讓校方開除你了。」

「不可以那樣!」

「這樣也不可以,那樣也不要,究竟要怎麼樣?」

「這……」

「我來替你選擇吧!要學校開除你。」

歡迎到我個人空間逛逛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