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内容:

潘恩?芙拉斯并不能称的上是个美女,但却是个亮眼的运动型女孩,留着俐落的短发,身材瘦高且三

围并不突出,乍看之下还会以为她是个清秀的小男生。她是大我一届的体育学系的学姊,因为她下修课程

的关系,我跟她分到一起发表报告,於是我跟她渐渐熟捻起来,经常透过电子邮件通信,并且因为她的学

系的关系,我常常得帮忙她解决她要负责的报告内容,而潘恩也会再有空的时候帮我处理一些校外的例如

居留申请的事务,毕竟我人生地不熟,外加纳迪亚很多时候都会搞失踪,於是我便常常麻烦这位热心的学

姊。

由於时值期中考试的期间,於是我便常常跟潘恩一起到学校图书馆开一个小房间一起讨论报告,顺便

天南地北的聊天,直到有一天晚上,当我们正在讨论报告时,潘恩不经意的打了个哈欠,露出了疲态,让

她接下来的大学生涯,起了一些变化...

看到平时活力充沛的潘恩精神不济的打了哈欠,我连忙关心她的状况,才知道原来她除了下修的这些

课程外,她所属的体育系也因为期中的关系而开始一连串的体能训练,让她有点吃不消。看着潘恩学姊的

状况,我居然卡到阴的想到用课堂上老师所教的催眠疗法,也就是藉由催眠导入来消除患者精神上的疲劳

感。而平时淫乱的我却没有想到用催眠来对潘恩做什麽坏事,毕竟潘恩学姊太过於男孩子气了,不管是说

话或是举止都是非常大剌剌的,连衣着都常常是穿着宽松的上衣配一件牛仔裤的男性打扮,让我觉得潘恩

就像是一个哥儿们而非一个女性。

我连忙询问潘恩要不要用催眠疗法帮她舒展一下,没想到潘恩很轻易的就答应了,毕竟催眠术在一般

大众的思考里都知道它没办法像色情小说一样控制人做任何事情,任何违背患者意愿的事情,再加上跟潘

恩认识一年多,我在她面前举止都很得体,完全没有一丝怪异,虽说这完全归功於潘恩可以说是毫无女人

味这一点,外加常常互相帮彼此大忙,所以潘恩可以说是很信任我,於是很轻易的就答应让我催眠。但是

我的催眠术,可是那个神秘到极点的纳妮亚所教的阿...

一般人在精神不济时,被催眠成功的机会会比精神饱满时还要来的高好几倍,也因此,精神不济外加

信任我的潘恩就这样成了我第一个最快导入催眠的人了。当我一步步的帮潘恩把疲劳感去除,准备让她苏

醒时,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於是我先撇下潘恩学姊,拿起手机一看,发现是温妮太太发简讯给我说她

今天晚上有事不在家,要我自己处理晚餐。

自从半年前我催眠控制了温妮之後,我几乎有一半的以上的晚餐都是回家跟温妮一边做爱一边吃,毕

竟这样免钱任你内射还不会抗议的女人可以说是吸引我一干再干;而在三个多月之前成功让马雅牧师为我

赎罪之後,我每个周末都会固定去她家进行连续两天的忏悔,而上个月我还曾经带马雅牧师来了一趟

四天三夜的自助旅行,早上当然是正常的去参观各个景点,而晚上则是撤彻底底的在忏悔,但是却来了

一些不一样的点子:第一天晚上,我在马雅牧师的心中创造了一个假人格,让马雅牧师转变成了一个性饥

渴的放荡女子,整夜不停的跟我求欢,丝毫看不出一丝原来的圣洁的气息;第二天晚上,我暂时撤除了所

有施加在马雅牧师身上的指令,让马雅牧师恢复原来的神智,并且真真实实的强暴了马雅牧师,当天晚上

的马雅牧师只有不停的苦喊和流泪,看的我也於心不忍,於是当晚在射出了一次後,便将马雅牧师的记忆

清除掉,让她变回赎罪的心智,并且安安静静的抱着她入睡,而第三天晚上,则是让她以一个新婚妻子

的身分将我当成丈夫一样的不停做爱。当然第一天跟第三天的部分我有录影留念,但是因为第二天有点让

我怵目惊心,於是我选择将它遗忘,而马雅牧师也完完全全忘记了那个被强暴的夜晚,只留下四天三夜游

玩的快乐记忆。

想到跟温妮跟马雅牧师两人的性事,我突然才很傻的意识到,旁边昏睡中的潘恩,她也是一个女性,

而且她现在正处於我的催眠当中。看着宛如小男生一般的潘恩,我才正视到我一直把潘恩当成哥儿们看待

,却一直忽略掉她是女性,毕竟除去女性的身体,潘恩这个人几乎可以说是一个男生。以前我所奸淫的对

象无非都是身材姣好亦或是带有女性魅力的女性,像是潘恩学姊这种类型的几乎可以说是没碰过,也因为

这个想法,原本几乎逃过一劫的潘恩,就因为温妮的一封简讯,而注定接下来的大学生涯会出现一些变

化...

由於我用的是纳迪亚所教的催眠法,所以我没有必要再更深入的催眠潘恩,於是我现在几乎可以很直

接的下达我要的指令。看着昏睡中的潘恩,睡的香甜,丝毫不知即将要大祸临头,而看着她今天穿的白色

I Love NY的t-shirt,完完全全没有女性应该有的凸出感,虽然可以亲自用手去检查,但是似乎让她自

己来会更加有趣一点。想了一想,我终於想到要用什麽方法了,而这个方法之後也延续到了我一个亲人的

身上。

於是我便对着潘恩下达我的指令:「从现在开始,对於我请你帮忙的事情,无论有多奇怪、多不合理

,你都会把它视为一件再轻松简单不过的事情,并且不会去怀疑它的合理性,而会尽全力并且很乐意去帮

我完成这件事情,而且帮我的这些事情纯属两人之间的小秘密,是绝对不能告诉外人的。』因为我跟潘恩

常常帮彼此的忙,於是我决定用帮忙当条件,让潘恩从现在开始,无论是什麽请求,她都会热心尽力的去

把它完成,毕竟原貌的她就是如此尽心尽力,现在再让她继续尽心尽力的帮我忙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并且我要她对我诚实如一,绝对不会说谎,毕竟,我不太希望她有事隐瞒我。